• <rt id="u9xvo"></rt>

    <rt id="u9xvo"></rt>

              1. <tt id="u9xvo"></tt>
              2. <cite id="u9xvo"></cite>
                當前時間:
                農民工全身癱瘓獲賠180萬,律師收費90萬!官方回應
                乳化機|管線式乳化機 作者:管理員    發布于:2020/12/28 14:59:44    文字:【】【】【
                近日,有媒體以“工傷獲賠180萬律師費90萬”為題,報道廣州市一律師涉嫌違反規定收取費用的有關情況。   針對該事件,12月26日,廣州市司法局發布通報稱,已依法依規啟動調查程序,調查處理情況將及時向社會發布。      農民工工傷獲賠180萬,律師拿走90萬   多名律師表示不適用“風險代理”   根據媒體報道,2016年7月12日晚上,農民工楊某在工程車上卸貨時,被吊車鋼繩撞擊,從車上摔倒在地,造成頸6爆裂性骨折,頸脊髓損傷并全身癱瘓。   事發后,楊某的兩個兄弟委托廣州某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辦理工傷賠償,兄弟三人與律師簽的委托代理合同當中約定——   前期律師辦案的費用,由律師事務所自行墊付。   如果用工單位賠楊某80到90萬元之間,那么,按5%給律師事務所提成,作律師費;   賠償額在95萬元以內的,楊某一方則按四萬五千元付費給律所;   如果賠償額在90萬元以上,那么,楊某一方只收90萬元,其余的賠償費全部歸律所。      ▲楊某與律師簽訂的代理合同。   今年9月6日,楊某獲得一次性賠償款180萬元。根據此前的協議,楊某只收90萬元,剩下的90萬元律所拿走。   楊某的前妻王某得知后,認為律師費實在太高了。      ▲楊某與用人單位簽訂的賠償協議書。   律師拿得多嗎?通過楊某與律師簽訂的協議來看,在行業內,這種做法叫做“風險代理”。   什么是風險代理?↓↓   委托人先給比較少的代理費,甚至前期先不給律師錢。等案件執行之后,委托人按照執行到位的債權金額,按一定比例付給律師作為報酬。   如果敗訴或者執行不能,律師將得不到任何回報。如果債權執行到位,被代理人將按照約定的高額比例支付給律師。這對委托人和律師雙方來講,都存在一定風險,所以稱之為風險代理。   那么,楊某因工傷獲賠180萬,律師拿走90萬,能適用“風險代理”嗎?對此,多名律師都給出了否定的回答。   北京致誠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志友:   對于一些財產案件,比如工程款類的案件,或者一些簡單的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都是可以實行風險代理的。但是對于一些特殊的案件,是不能實行風險代理的。比如對于婚姻繼承案件、工傷賠償案件、給付撫恤金、救濟金的案件,以及支付勞動報酬案件,這些案件按照《律師收費管理辦法》的規定,都不能實行風險代理。   張志友分析:“即便有些案件可以實行風險代理,但是按照收費管理辦法的規定,收取的費用最高也不能超過標的額的30%,在這個案件中,180萬元的賠償款,收取了90萬元的律師費,顯然超過了風險代理最高標的額的規定?!?   全國律協勞動和社會保障法專業委員會主任王建平表示:   律協不建議律師在為農民工等弱勢群體提供法律服務的時候高收費。   因為是為農民工提供法律服務獲取的服務收費,爭回的這些補償費用都是農民工的血汗錢,律師收費應當局限在一個合理的范圍內,這樣高比例的收費,很顯然會被社會認為不公平。   雖然當事人有相關的約定,但是在行業當中,律師為勞動者進行有關法律服務代理的時候,要有一定的收費限制要求,尤其是不能進行所謂風險收費。   專家建議,農民工萬一發生工傷還是要申請法律援助。專家呼吁,此類案件可以考慮實行律師費轉付制度,由敗訴方承擔勝訴方的律師費。減輕農民工打官司的成本,減少企業惡意訴訟的發生率,敦促企業依法用工,鼓勵更多律師代理法律援助案件。   農民工工傷獲賠180萬 律師拿走90萬 媒體:收費不合理      農民工群體很多經濟條件本就較差,遭遇工傷更是雪上加霜,事先可能給不起律師費,這是一個需要正視的現實問題。資料圖。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打贏了官司,本是好事,可到了支付律師費的時候,勝訴獲賠的一方卻怎么也樂不起來。   據報道,2016年7月12日晚上11點左右,來自貴州惠水縣的楊昌茂在某公司承建的廣州市某工地工程車上卸貨時,被吊車鋼繩撞擊后,從車上摔倒在地,造成頸6椎爆裂性骨折,頸脊髓損傷并全癱。   楊昌茂的兄弟委托廣州某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辦理工傷賠償。今年9月6日,楊昌茂與用人單位簽訂賠償協議書,獲得一次性賠償款180萬元。根據協議,律所拿走90萬元作為律師費。楊昌茂親屬感到難以接受,多次找當事律師,試圖再拿回一些錢,但沒有得到回應。此事曝光后,引來熱議。   這場由律師費引發的爭議,反映出了律師行業對工傷賠償案件“違規”實行風險代理收費的潛規則。所謂風險代理收費,通俗理解,就是律師打贏官司才收取律師費。   若不考慮農民工維權的現實難度,只從法律角度講,對工傷賠償案件實行風險代理收費,也本就不合規——《律師服務收費管理辦法》明確禁止律師對工傷賠償案件實行風險代理收費。之所以禁止,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受傷勞動者的切身權益,防止弱勢方成為擁有專業技能一方的“獵物”?,F在看,確實存在這類隱患。   但現實問題是,農民工群體很多經濟條件本就較差,一旦遭遇工傷,更是雪上加霜,事先可能給不起足夠的律師費。于是有些想維權又苦于沒錢支付律師費的農民工,就會選擇風險代理。這樣就可以等到官司打贏之后,按照賠償總額的一定比例支付律師費。如此一來,游走在灰色地帶的對工傷賠償案件風險代理,反而給很多農民工維權提供了實實在在的幫助。   但該比例一般在10%至20%,法律也明確規定不能超過30%。該案中,涉事律師的風險代理收費比例高達50%,從實務經驗講,這確實有些高——不排除此類案件代理起來很繁瑣,但這么高的收費比例,很容易給雙方后續的糾紛埋下了隱患。   該案中,勞動者本來就是弱勢方,受傷后更處于不利地位,涉事律所代理訴訟拿到了一半的高額賠償金,遠超《律師服務收費管理辦法》明確的收費“天花板”,實行風險代理收費“最高收費金額不得高于收費合同約定標的額的30%”,難免給人不擇手段、不分對象“吸金”之感,也無助于律所良好形象的維系。   這倒不是說,要完全從道德角度看待對工傷賠償案件風險代理現象。雖然不容于法律,但此舉客觀上確實起到了維護農民工權益、為其伸張正義的作用——比起農民工維權無門,有人幫他們顯然是更優選擇??紤]到工傷賠償案件囿于農民工沒有合同與證據意識等因素,勝訴率不算很高,律所或律師代理也會冒不小的風險——如果打輸了官司,也是白忙一場;且不管結果如何,律所在此過程中都付出了不小的時間成本和專業能力。一味對律師進行道德苛責,無益于從根本上解決此類現象。   更積極的辦法,是正視農民工維權和律師的雙重困局,正如某些專業人士指出的,要實現弱勢群體維權和律師合法受益這種雙贏,不妨對相關法律進行修改,可以考慮將工傷賠償列入收取風險代理收費的范疇,并明確規定律師只能收取較低比例。同時,則加大對工傷賠償類案件的法律援助,通過由政府購買法律援助服務、工會法律援助及律師公益性法律援助等方式解決難題。   具體到此事,律所不是扶貧機構,卻也不能成為“趁人之?!钡摹拔皤F”。當然,如何為工傷賠償案件打開一條“綠色通道”,為困難當事人提供法律援助、減免訴訟費用等“救濟”,也應成為立法者考慮的現實課題。畢竟,保護勞動者權益,也應從法律條文照進現實。   農民工獲賠180萬元支付90萬元律師費合理嗎?   專家表示,該案實行風險代理收費不合規,但也不能簡單批評律師沒有人文關懷,建議修改完善相關規定   近日,一名工傷農民工獲得180萬元賠償款后支付90萬元律師費引發熱議,不少網友質疑律師費過高,沒有人文關懷。對此,專家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工傷賠償案件不適用風險代理收費。不過,有律師認為,工傷案程序十分繁瑣,律師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不能簡單批評律師沒有人文關懷,建議修改相關規定,允許律師對工傷賠償案件實行適度的風險代理收費,將收費比例限制在賠償總額的10%以內。   貴州惠水縣一名農民工在建筑工地因工受傷,聘請律師后,拿到180萬元的賠償款。但是律師根據雙方代理合同,拿走了90萬元作為律師費。此事日前經媒體報道后引發輿論熱議。   如此收費合理嗎?中央財經大學勞動法和社會保障法研究中心主任沈建峰對《工人日報》記者表示,根據《律師服務收費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律師對工傷賠償案件實行風險代理收費是不允許的。但現實中,確實有很多農民工支付不起前期的律師費,于是便選擇不必提前付款的風險代理。   律師費占賠償款一半,農民工一方難以接受   《工人日報》記者從農民工楊超茂與江蘇宿遷某建筑安裝公司簽訂的賠償協議書上了解到,2016年7月12日晚上11點左右,來自貴州惠水縣的楊昌茂在該公司承建的廣州市某工地的工程車上卸貨時,被吊車鋼繩撞擊后,從車上摔倒在地,造成頸6椎爆裂性骨折,頸脊髓損傷并全癱。   楊昌茂前妻王水香稱,事情發生后,其一直在醫院照顧楊昌茂。后來,楊昌茂的兄弟楊昌榮、楊昌明委托廣州某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辦理工傷賠償。   記者從王水香提供的委托代理合同上了解到,2016年8月21日,楊昌茂、楊昌榮、楊昌明作為甲方與乙方廣州某律師事務所簽訂了委托代理合同,其中約定:根據案件實際情況,律師費實行事后收費方式,雙方約定前期律師辦案的費用由乙方律師事務所自行墊付,乙方如果與用工單位談判獲得賠償人民幣80萬元到90萬元之間的,甲方同意按5%給乙方提成作律師費;賠償額在90萬元以上的,甲方只收90萬元,其余全部歸乙方律師事務所收入;如賠償在95萬元以內的,甲方按4.5萬元支付給乙方。   今年9月6日,楊昌茂與用人單位簽訂賠償協議書,獲得一次性賠償款180萬元。根據協議,律所拿走90萬元作為律師費。   不過,王水香認為,自從知道律師費占了賠償款一半后,她多次找當事律師,試圖再拿回一些錢,但沒有得到回應。她認為,前夫受傷那么嚴重才拿到90萬元,律師費也要90萬元,這讓人難以接受。   工傷案件風險代理收費不被允許,但卻是公開的秘密   對此,沈建峰對《工人日報》記者表示,從雙方簽訂的委托代理合同可以看出,該工傷案件委托代理屬于風險代理,通俗理解就是打贏官司才支付律師費。但《律師服務收費管理辦法》第十一條禁止律師對工傷賠償案件實行風險代理收費。   “即便有相關規定,按照工傷賠償款總額提成來收取律師費也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只是很多都是通過口頭約定形式,不是以書面形式?!堵蓭煼帐召M管理辦法》禁止律師對工傷賠償案件實行風險代理收費,考慮的是工傷職工屬弱勢群體,如采用這種方式收費,后期高額的律師費將加重工傷職工的負擔?!北本刹┞蓭熓聞账蓭熗躏w說,“現實問題是,為解決眼前的困難,不少農民工希望律師采用風險代理收費方式,但這很不規范?!?   沈建峰對記者表示, 現實中,很多農民工支付不起前期的律師費,于是便選擇不必提前付款的風險代理,等官司打贏之后,一般按照賠償總額的10%至20%支付律師費,也有律師收費比例高達30%甚至更高。但這也常常引發糾紛,比如有農民工拿到錢后,不愿付或者少付律師費。   不過,對于一些質疑律師對農民工收費過高的聲音,王飛認為,不能簡單批評律師沒有人文關懷。   “代理工傷案程序十分繁瑣,律師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少則一兩年,多則三四年。再加上很多農民工缺乏證據意識,有的甚至在受傷后很久才想起來維權,因此勝訴率不算高?!蓖躏w說。   建議修改相關規定,利于農民工通過法律渠道更好維權   為了讓農民工通過法律渠道更好維護自身合法權益,王飛建議,應修改《律師服務收費管理辦法》,允許律師對工傷賠償案件實行適度的風險代理收費,比如將收費比例限制在賠償總額的10%以內,這樣能夠激勵更多專業律師參與工傷農民工合法權益的保護。   沈建峰則建議,對于農民工等弱勢群體打官司,應積極推進法律援助工作,通過由政府購買法律援助服務,工會法律援助以及律師提供公益服務等方式開發法律援助資源。此外,還可以考慮實行律師費轉付制度,就是由敗訴方承擔勝訴方的律師費。實行這種制度的一個好處是可以減輕農民工打官司的成本,另外一個好處是,會減少企業惡意訴訟的發生率,更能制約企業依法用工,并鼓勵更多律師去代理此類案件。   “目前我國正在加快推進法律援助隊伍專業化、職業化發展模式,加強法律援助人才庫建設,民事、行政法律援助覆蓋面正在擴大,門檻正在降低,這有利于農民工等群體更好維護自身權益?!遍L期幫助農民工維權的公益律師、北京市致誠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志友對記者說。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12-2015 啟東市華興混合設備有限公司
                无码刺激性A片欧美激情,成在人线AV无码免费,免费无码黄动漫十八禁,精品无码AV人妻受辱系列